校友隨筆‎ > ‎- - - 2010‎ > ‎

2009/01/02 牛年畫牛論藝(何念丹)

牛年畫牛論藝

二零零九歲次己丑,是中國人喜愛的牛年。中國幾千年來以農立國,古人說:"耕牛係養民之道"。牛對於農村經濟的鉅大貢獻是不言可喻的。古書上說:"乾象天,天行健,故為馬。坤象地,地任重而順,故為牛",這種比喻更加重了牛的重要性。

中國自古以來,產生了很多著名畫牛藝術家,他們以筆作畫題詩,稱頌牛的品德及對人類的貢獻。例如書法家王獻之也善畫牛。唐朝戴嵩,人稱"韓馬戴牛",拿他的牛畫與同代畫馬聖手韓幹的馬相比。但是有一件事流傳很廣,有損他的畫譽,那就是蘇東坡曾記載一個故事,大意是說:有一收藏家,有一天拿出一幅戴嵩畫的鬥牛圖觀賞,並且洋洋自得,稱讚畫不已。適巧有一牧牛小童路過,直指此畫差矣。畫的主人斥其無知不懂畫,不要胡說。牧童說: 我是不懂畫,可是我天天放牛,我懂牛。牛相鬥時,尾巴一定夾緊。此畫牛尾上揚,豈有此理?!」。另一唐代牛畫家韓滉也擅長畫牛。他唯一傳世佳作"五牛圖"現存北京故宮博物院。宋代詩人陸游觀賞此圖後,嘆為觀止說道:"每見村童牧牛於風林煙草之間,便覺身在圖畫,而引起辭官求去的願望。",可見其引人至深。此畫中間曾落入大書法家趙孟頫之手,並題跋八字"神氣磊落稀世名筆"。南朝()張僧繇的神形圖中的黃牛,碩大而溫馴。宋朝江參的"百牛圖",元代毛倫,明代許道,清代楊晉,皆是當代畫牛代表人物。

近代藝術界公認的幾位專精畫動物的名家有:齊白石的蝦,徐悲鴻的馬,張善子的虎,吳作人的駱駝,黃冑的毛驢,以及李可染的牛。且來看看大畫家李可染在其"牧牛圖上的題詩:"牛也,力大無窮,俯首孺子而不逞強。終身勞瘁事農而不居功。性情溫馴時有強。穩步向前足不踏空。皮毛骨角無不有用。形容無華,氣宇軒宏。吾崇其性,愛其形,故屢屢不厭寫之。"在這一段題詞裡,李可染述說盡了牛是如何的"利滿天下,物無踰者",以致於他的畫室取名"師牛堂"。李可染如此偏愛牛是有原因的。對日抗戰末期,他住在四川重慶。住家隔壁是牛舍,於是他天天細心觀察牛隻吃草,飲水,工作的神態動作,奠定了他日後畫牛盡得其神韻的基礎。他畫裡的水牛,憨厚樸拙,任勞任怨。牛頭略嫌誇大,卻適巧表現了牛的"魁形巨首,垂耳抱角"(柳宗元"賦牛")。牛頸以迄背椎骨,節節突顯,是他畫牛的重點。李可染師從齊白石習畫十年,主要學習白石老人的創作態度與筆墨功夫。所以他的畫筆簡練一如齊白石。觀其牛畫,或伏臥,或浴水,或悠然歸牧,再配以牧童橫笛,背景以楊柳或秋林襯托,整個畫面意境高雅自然,讓人神往低迴不已。

自稱"三百石印富翁"的齊白石,有一石印上刻"吾幼掛書牛角"。他作詩懷想童年牧牛及身上繫鈴事:桃花灼灼草青青,樂事兒時憶佩鈴。牛角掛書牛背睡,八哥不欲喚儂醒。他在去世前五年(1952)畫了一幅"牧牛圖"。身上繫鈴的牧童急欲返家,正使勁拖拉牛兒走。題畫詩中有一句"祖母聞鈴心始歡",因為他小時候祖母給他在頸上掛一個小鈴,祝他逢凶化吉。齊白石藉此畫表現了思親之情。天真純樸的白石老人也曾在另一幅題畫詩中寫了"牛糞""牛蹄跡",讓人從這些詩中聞出了農村泥土氣味,多麼自然坦率!

徐悲鴻也作牛畫。1936年的"村歌"畫有湖邊牧牛的趣景。1938年的"牛浴"是在桂林近郊寫生的。1943年的"紫氣東來"則是以他拿手的人物為題材,畫出老子騎著青牛過函谷關的歷史景像。他的牛就像畫馬一樣,注重肌理寫實,與李可染偏重寫意是完全不同的風格。另外毛驢畫家黃冑(姓梁),他是牛年出生的,也善畫黃牛及水牛;不過人們比較喜歡他的驢畫。其它劉海粟的"雙牛圖",程十髮的四隻水牛,都是浸泡在水中的水牛,省卻了背脊以下的交代,只著重牛頭的描寫。尤其程十髮對牛鼻繫繩的敏銳觀察描寫,更是一絲不茍。四隻牛頭的角度方向,及水淋淋鬍鬚的濕潤感,活生生躍然紙上。

人物畫大師楊之光曾畫了一幅牛畫。我在其畫室看到畫中母黃牛正在哺育小牛。這是他回憶文革期間,被打入牛棚時所觀察到的一景。看到黃牛母子情深的畫面,誰知道文革拆散了多少家庭?

台灣的李奇茂是公認的牛畫第一把好手。他的牛畫風格與黃冑不謀而似。他以深厚的速寫技巧來寫生臺灣鄉村的水牛與黃牛,配上紅衣少女騎在牛背上歸牧,堪稱一絕。筆者在1974年大學期間,擔任書畫研究社社長,有幸邀請到李奇茂教授來校演講示範畫牛。事隔二十多年,畫面內容仍歷歷在目,令人難忘。

歐豪年的走獸無所不精,他畫的浴牛,讓人感覺夏天牛浴的清涼。另外,王農的牛群也極為出色。他師承徐悲鴻,所畫原野成群牛馬卻獨樹一格。溥心畬有一幅仿宋人"柳蔭放牧",以線條勾勒著色,風格大異於以上諸家。台灣最負盛名的寫生畫家當推已過世的林玉山大師,在他的畫

冊裡處處可見牛。他在1927年日據時代,入選第一屆 [灣美術展覽會] 的兩幅作品:"大南門""水牛"都是牛畫。後者是林玉山和畫友陳澄波,郊遊所見水牛母子親情狀的寫生作品。當時的名詩人魏潤庵曾為這畫賦詩:「母牛子犢共歡娛,天性由來獸豈殊?最喜西疇農事畢,平郊兩足長新芻」,今日觀來,彌足珍貴。

張大千的至交謝稚柳大師曾獲贈兩支"藝壇主盟"的毛筆。當年大千先生託朋友,從英國收集了一磅黃牛的牛耳毫毛,送到日本,委請日本製筆最有名的玉川堂,喜屋兩家製成五十支畫筆,刻上"藝壇主盟"四字。畢卡索曾向張大千求贈幾隻中國畫筆,也獲贈此珍貴的"藝壇主盟"筆,可謂實至名歸。要知道,二千五百頭黃牛才能採集到一磅重的牛耳毫,平均一支筆要用五十頭牛耳毫毛。看來牛與藝術家還真是有緣呢!

當年筆名"牛哥"的牛伯伯漫畫曾長期風靡全台灣的漫畫讀者群,時值牛年,更讓人懷念。寫筆至此,順便請讀者猜謎。謎面是前述戴嵩的鬥牛圖。以鬥牛猜一戲劇名詞。謎底在本文最後一行。





春之牛圖
  (請點擊圖面, 放大欣賞)


夏之牛圖


秋之牛圖



冬之牛圖

最後,作者本人試作一首"牛年詠牛詩",並以此詩題寫拙作四季牛畫。茲錄於下,並就教同道先進。

食青草,勤作工;清早起來把田種。
寒風吹,雨雪中;忍苦耐勞又負重。
不求名,不爭功;只為農家盡愚忠。
楊柳綠,霜葉紅;春耕秋收又一冬。

何念丹(貿) 2009/1




謎題答案:
"丑角",地支十二生肖,丑為牛,而牛以角力相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