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隨筆‎ > ‎- - - 2010‎ > ‎

2009/09/21 阿城遇竊記(張漢東)

阿城遇竊記


祇要有衣有食,就當知足  ---提前六  6-8

810 (星期日) 下午6時多,剛住進了阿姆斯特丹市郊Novotel Hotel 的姊姊、姊夫、慶華姊妹和我,因為人地不熟、加上旅途勞頓,決定就在旅社內的餐廳解決晚餐、然後儘快就寢,準備明天好好一睹花城水鄉的風采。

不知道適逢週日、還是此地習性如此,讓我們這些老美總覺得一個「慢」字。為了打發時間,我去換了一些歐元;也自助式地去找了些調味品和牛油;並且和姊夫把周遭的食客評頭論足一番。

      

快九點時,總算吃過了、付了錢,準備回房睡覺。突聽到慶華姊妹呼:「我的皮包呢?」我愣了一下,一面回應說:「我怎麼知道?」一面向門口直衝,準備來個英雄擒賊、擄獲美人心。

隨後跟我一起回到餐廳的,有大堂的值班經理、和旅社的保安人員。除了打電話回美Stop旅行支票和信用卡、就是得趕緊報警,因為我們的護照也在皮包裡。

在大堂送完給女兒們的e-mail回到房裡,祇見慶華姊妹手裡拿著文件低頭在禱告。我傻傻地問她:「怎麼啦?」她眼角還有淚光、但卻笑笑地說:「感謝 神!我們還有護照的Copy及所有Cruises的文件!」

前後跑了兩次警局,洗了澡、我已經累癱了,也不記得有沒有禱告就昏睡了。第二天一早,睜開眼就看到慶華姊妹已在做靈修了。吃完早餐,姊夫送了一千美金過來給我們應急;台灣的乾女兒玉如也來電說:「已請她在荷蘭的廠商,立刻給我們送錢來!」美國的孫子急得在電話裡直哭,還說:「要開始存錢給阿媽買皮包!」慶華和我感動的熱淚盈眶,心中祇感謝主。

拿著警局和旅客服務中心的證明,趕到美國大使館已過中午了。幸好我們是美國公民,雖是下班時間、隔著鐵欄杆給了兩份申請表;透過對講機總算得到保證:第二天(8/12)一定可以拿到新護照 - 祇要我們在12日早上9點鐘前送進申請書。護照有著落了,慶華姊妹心中的壓力大減。忽然發現拐杖掉在旅客服務中心,一伙人連忙搭車往市中心趕。找到拐杖,發覺門前就是觀光起點,大家決定開始遊覽時,正好是我們到達阿姆斯特丹24小時。

阿姆斯特丹,原名叫阿姆斯特(Amster),先人開發時建了水壩(Dam)擋水,後來就改名為 Amsterdam,我們先坐車繞市區景點一圈、然後坐船繞了一陣,阿城風光大致有了點認識。決定去找大姊10年前、去過的「南天大酒樓」吃晚餐。

  
      走進南天,觸目「小心扒手」四個大字!如果昨晚來此用餐,皮包保證還在。吃完姊姊極力推薦的乾炒牛河和餛飩湯後,信目外望,方才坐車參觀的鑽石工場就在不 遠。想起慶華在「補」購飾品時、捨價格而顧實用,我諂媚地勸她往好的挑,她居然回了句:「我們需要的不多、想要的太多!」

拿到護照、「逛」了梵谷博物館,去了兩個廣場、還坐了幾個圈子的船。會合剛下飛機的大學好友熊昭夫婦,又到南天晚餐。回到旅館收拾好明天去北歐的行李,已近午夜。我試著問慶華姊妹:「皮包丟了妳不心痛?」她說:「當然心疼!但最不捨得還是孫子的照片和結婚戒指…..」我討好地說:「回LA後再給妳買個Prada,她卻回答說:「祇要有衣有食,就當知足 !」

  

       往後的日子,每次回想遭竊外追之時、倘若手上有刀,追上肯定給賊一刀;心中老是懷疑當晚的Waiter是內應、可惜沒再見到,見了鐵的會吵;一直嫌飯店的保安笨蛋,不但害我們跑了兩次警局、連當晚有幾個賊?看了半天的監視帶、他還是說不清楚;我也一直想好好地寫封e-mail,把Novotel的管理階層數落一番。但看到慶華姊妹若無其事的樣子,還跟人說:「希望賊能懂中文,看到我(慶華姊妹)名片上的金句時;受到感動會去教堂。」

寫這篇小記時,我也請教李牧師、希望他能給我一些章節,好描述當時慶華姊妹的反應和我的感受。李牧師給了10段經節,其中有:「尋找有時,失落有時;保守有時,捨棄有時。」(傳三-6)

面對這四個「有時」,看來我這靈修Baby還真得好好地勤做功課,多在天國積存一些財寶了!

張漢東() 2009-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