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隨筆‎ > ‎2011-2013‎ > ‎

2013/08/30 風雨72小時(張漢東)


風雨72小時
張漢東 (2013/8/30)



八月二十一日,星期三、慶華姊妹的生日

儘管電視新聞一再重複播放:「海上、陸上颱風警報的消息!」慶華姊妹和裕華弟兄,一大早、還是帶著印傭,陪著媽媽到「台中醫院」的神經外科,希望能夠徹底了解媽媽的「腦部積水」到底有多嚴重!?

中午、在「沁園春」簡單地吃了頓江浙菜,順便幫慶華姊妹慶生。冒雨回到岳母家、倆老獨處,慶華姊妹才面色凝重地對我說:「醫生認為:"不是媽媽跌倒、而引起腦積水;而是媽媽有水腦症、才導致跌倒!而斷層掃瞄(CD Scan)更證實醫生們的診斷。"」
我倉皇失錯地問道:「那!那該怎麼辦!?」
慶華姐妹平定地答著:「醫生說:"愈快開刀愈好!"」
我接著問:「決定在台中醫院開刀了!?」
慶華姊妹答說:「我得找到原先幫媽媽、看神經外科的顏醫生,聽聽他的意見後;才能做決定!」
整個下午,慶華姊妹都在電話上;我知道她一定會打電話、給在美國的女兒,特別是當醫師的女兒;還有就是李牧師、要不就是......
想著、聽著,吃了感冒藥的我, 就墜入黑酣睡鄉裏去了。

隨著一陣搖晃、和呼喚,我茫然地睜開了雙眼。好一陣子才弄清楚是叫吃晚飯;等我拾奪清爽坐上飯桌時,慶華姊妹已帶著裕華弟兄準備出門了。看著茫然的我,她丟下一句話:「找到顏醫生了,要去聽聽他的 Second opinion。」

我胡亂地將面前的飯菜消滅,收拾好桌子、洗了碗;把冰箱裡的生日蛋糕拿出來擺好,待會兒慶華回來好切;看著蛋糕、發了一會兒呆,一想不妥、又把蛋糕放回冰箱,趕快躺回床上「裝」病。翻來覆去、左思右想,不知如何是好!?祇好使出撒手鐧:開始禱告!我從岳母的身體、培城的購堂、孫子的即將開學、到女兒的工作..哩哩囉囉地的一大堆,都丟給「阿爸天父」、請他
做主的時候,聽到門響、慶華姊妹回來了。

「醫生說:"一定要儘快開刀,否則會有生命危險"!」她看我傻里瓜嘰地望著她,接著說:「原則上、星期一到埔里基督醫院看門診,如果有床位的話、當天就住院,祇要身體狀況許可、醫生認可,儘快開刀。」
「埔里!?」我狐疑地問著她。
「對、埔里,因為顏醫生目前是那裡神經外科的主任。」慶華姊妹看了看我不解的臉色,接著回答說:「因為目前最瞭解媽媽身體狀況的,裕華和我都相信是顏醫生。」
「那妳們跟他們說好了!?」我口裏的「他們」:指的是目前住在洛杉磯,慶華的妹妹、裕華的二姐;以及他們的么弟。
「裕華馬上會寫e-mail告訴她們詳情,明天再打電話問她們的意見。」慶華看我一幅病懨懨地樣子,接著說:「你還是儘快洗澡、吃藥、上床睡覺!」
一向唯命是從的我、立即遵命行事,完全忘卻了那在冰箱裡、待切的生日蛋糕了。



八月二十二日 颱風天

睜開眼睛,窗外一片灰暗、雨水仍無情地噴灑著。我望了望正在靈修的慶華姊妹,沒敢出聲,褶好棉被、獨自去盥洗更衣。到了早餐桌前,她看我一臉倦容、「柔情地」問道:
「你覺得好些了嗎!?」我卻答非所問地回答著:
「她們有回應了嗎?」
「還沒有!」慶華姊妹接著說:
「下午我會打電話給她們。」
岳母在印傭的攙扶下來到餐桌,話題隨即轉移。電視新聞報導:颱風中心已經略過台灣、直奔福建,但台灣全省都籠罩在大雨中。全省都停班、停課一天!看來,今天的「一萬步」鐵定泡湯。吃了藥、又回床睡覺了。



吃完午飯,我似乎元氣已恢復大半。看慶華放下手中的電話,連忙插嘴問:「有回應了嗎!?」
「小弟的手機沒人接,已留了話、請他看e-mail ;裕華找到他二姐了,她回說:"她已看到e-mail了。"」

我接著說:「妳該跟你阿姨 、姐夫和建中通電話啦。」
「都打啦,阿姨扭傷腳踝、不能來;姐夫已經不太清楚了;建中在開會,晚點會打來。」老婆回答說。
慶華在家排行老大,接著有小她四歲的妹妹、小五歲大弟、及小五歲的小弟。三個大的都住在
Arcadia,小弟一家則住在Beverly Hills。大弟裕華,也是我們培城的弟兄;三年前在慶華的鼓勵下,自動回台中與媽媽同住,全心全意照顧媽媽。讓慶華十分感激、李牧師也非常高興。

三個星期前、岳母跌倒送醫包裹後,裕華即刻用電話與e-mail分別告知。當時慶華心急如焚、恨不得插翅趕回;但稍後裕華在電話中告知媽媽一切「正常」如昔!慶華才照原定的時間返回。

過了幾天,裕華轉來小弟送給他的e-mail。信中就母親跌倒一事,表示對裕華強烈不滿,並要裕華負完全的責任!而這次可能必需「動腦」、如未事先溝通完善;有個萬一、麻煩將會沒完沒了!

而慶華的妹妹,除了「知道了」三個字外,居然沒有任何反應。

除了慶華姐弟四人外,岳父早年收養一位姐姐、年齡和岳母差不多;姐夫出身名門,台大醫學院畢業後赴日深造、返台後在埔里開業。育有兩子一女,年齡與裕華兄弟相彷。名為叔姪、實似兄弟,感情甚為篤厚;老二建中為台中地區之著名之眼科醫生,平日對阿媽的眼睛照顧的無微不至;遇到「動腦」大事,當然得聽醫生姪兒的意見。

晚飯後、建中的電話來了,看慶華面色沈重、沒敢多話。稍後才知道:建中希望在台中的大醫院做;而且他對顏醫生過去的記錄、似有微詞,但他答應幫忙找「可靠」的醫生。

剎那間,似乎一切又都回到原點。沈默中,不知是裕華或慶華開口說:讓我們禱告罷!


八月二十三日 雨過天青

等候耶和華,必重新得力!(以賽亞書 4031

感謝 主!是垂聽禱告的 神!

一大早小弟就來信了,雖然口氣依然嚴峻;交待十分繁瑣。但原則上已同意媽媽動手術。

慶華護專同學的先生、我們多年好友的許醫生,目前正在中山醫院接受「脊椎手術」;昨天,有兩位從洛杉磯回來、我們也熟悉的護專同學專程來探病;但因我感冒、慶華又心事重重,所以沒共襄盛舉。但今晨起來禱告後,立即想到向許醫生資詢。感謝 主!許弟兄立即推薦幫他「操刀」的劉榮東醫生。

聽了許醫生鄭重地推薦;上網一看,發覺劉醫生竟是「水腦症的權威」。真是感謝 主奇異的恩典,隨時帶領著我們!
http://www.healthnews.com.tw/blog/nph/9582.htm

接著、打電話給建中,他覺得在「中山」比在「埔基」好!至於劉醫生、他不熟,但他會去打聽。如有不妥當的訊息,他會打電話警告我們。感謝 主!一直都沒接到他的「警告電話」。

更奇妙的是慶華的義女陳玉如(8/16 到過我們小組),他哥哥的脊椎手術也是劉醫師經手的。事隔多年,她對劉醫生的醫品仍讚不絕口。 感謝 主!

慶華將劉醫生的網址傳給醫生女兒、牧師、小組,勞煩您們在禱告中記念媽媽的身體;也為我們、向疼愛我們的 主感恩! 阿門

媽媽將在八月二十六日,去劉醫生的門診。

對了,晴了一早上的老天、又開始倒水了!雨勢比前兩天更凶猛。明天報紙的標題、將會是:「我家門前有小河!」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