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隨筆‎ > ‎2011-2013‎ > ‎

2013/09/19 起舞弄清影 何似在人間(李常生)

起舞弄清影  何似在人間


李常生  9/19/2013


夜中秋當頭,我居南京師範大學隨園(01)校舍。滿月在梧桐樹枝之間遊走,若隱若現。小山寂靜,清風偶而飄起,略帶涼意。酷夏已過,只等秋天捎來紅葉,染紅半邊天。


2007 年夏末在洛杉磯,同樣是月圓時節,我們三人在一家沙拉餐廳用膳,穗芳吃素,談起養生,常禁食,最多連續五十六日僅飲水不用餐;常至歐洲旅遊,看盡江 山、族群之美,學會天涯海角交友處世,也曾經在亞馬遜森林住過六個月,吸取森林菁華。穗芳每星期總會找一天夜宿戶外,觀星月而眠,洛杉磯的夜空一直有著穗 芳的刻痕。


在洛杉磯常年以教授太極拳為生,學生多為美裔,且多在戶外公園內教學。天慶身體壯碩,健康樂觀,似乎百病不侵。餐後,穗芳嚷嚷著,叫天慶在公園裡打一趟太極拳,敞開的月色,平鋪的草地,大地上似乎就只有我們三個人,暢快舞動著的身影。


演完太極拳,我們到天慶家再聊,談生活、哲學,談到生與死。天慶、穗芳是我1972年大學畢業的同學,也是我最談得來的兩位男女同學。那晚能在洛杉磯聚會,真是機緣,三個人能聚在一起聊上大半夜,這一生中就那麼一回,那麼一次吧!期間我們談到大學同學總有人會陸續死去的事實,接下去必定會有下一個會接到死神的召喚,誰都不敢說自己不是下一個?


2010年穗芳因癌症過世於北京的醫院,骨灰葬於洛杉磯父母親墓園前;天慶因腦溢血於今年(2013)三月突然過世於洛杉磯,骨灰葬於聖荷西父母墓園前。兩位竟成了大學同班同學自2007年陸續死亡的兩個人。


位身體比我要健康的多,也比我會養生;我自2004年開始就沾滿了一身的病,在2007年 夏末的那晚,在談話中,你們兩位總是擔心著我的身體,不斷的提醒我要學會養生、多出去走走、要多練太極拳,吸點森林中的靈氣。天慶會過日子,除了打太極拳 以外,還經常到歐洲乘遊輪旅遊歐洲各處,也常引導一群美裔學生上武當山、青城山去尋道、訪高手,想多學點各路門派的武功。


夜中秋月影已現,清風浮起,樹影在窗上晃動;我坐在老樹下,遐思這幾年的孤單,蟲鳴陪著我,又拉起我多年的記憶,你們兩位的身影隱約走下明月,坐在我身旁,我們似乎又開啟了另一場對話。


總覺得你們二位將剩餘的生命一齊給了我,讓我能夠繼續活下去,但你們將自己的燈油用盡,雙雙奔月,留下寂寞的我,每至仰月思起舊事,必然淚濕沾襟。我非常清 楚你們二位的原意,我將不辜負你們二位的付託,運用你們賦予我的生命,全力舞出智慧,讓你們的生命繼續在人間發光、閃亮。


, 請你在月下再演釋一遍你擅長的太極拳,我與穗芳在旁邊看著也隨你舞一遍。今晚,月色屬於我們三人,隨園的風吹在臉上,袁枚繼續在屬於他的園內揮灑著書法, 忘記了中秋、月影以及我們三人的存在。穗芳繼續在林中吸取著老梧桐閃爍出來的菁華,並將之撒遍大地,我輕輕的吸納著每一絲精氣,忘卻了所有的、不停奔跑的 時間。


將 盡力倚著你們加持我的時間與健康,陸續讀完建築、歷史、文學三個專業的博士,全部讀完後,我們一個人選一個,天慶選歷史,穗芳選文學,將建築留給我。那一 日,我們將在赤壁上會面,同樣的中秋,同樣的明月,只是有東坡作陪,我們大笑一場,開戒大飲三杯。四位大學士,暢談後,坐著小船滑過赤壁磯下,與天地日月 同在,浪起如雪,飛雁驚去,月色如如不動。


月落,中秋去,你們似乎又回到加州南北那兩片草地下,繼續陪著你們的父母,地下冰冷的牆壁,看不到月亮,聽不到鳥鳴。這裡又剩下孤獨的我,在隨園的這片孤林中,倚石靠樹。三人各據一方,悲歡離合總無情,但願思念綿延而長久。


到那一天,我也離世時,期望再敘,也是中秋,也是月下。都沒有了負擔,夢想已成真,我們共遊天宮,寒意雖濃,然而三雙溫暖的手緊握著,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天上月下也有了我們的光采。




01:隨園區域原為清才子袁枚在南京的隱居讀書處。





作者介紹
李常生,  企管七期 (1972), 與候天慶同窗
世界公民,也是地球村的村民。
南京東南大學(原中央大學系列)建築學院城市規劃博士----已獲得
南京師範大學(原中央大學系列)歷史系(北宋史、蘇軾史)博士----研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