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隨筆‎ > ‎2011-2013‎ > ‎

2013/10/16 立委關說綠營倒閣傷害台灣民主法制(劉遐齡)

立委關說

綠營倒閣傷害台灣民主法制

劉遐齡


從海外歸來,即得友人電話,謂巳久未見我在報刊對時局,尤其是對馬王事件的論評,我曾試以非不為也,資訊不全為答。近聞民進黨人,又以利用馬王之間的矛盾,挑潑離間,繼續其逢孔插針遇馬必反的故技,且在立法院發起其所謂的倒閣風波,幸而此次馬主席祭起了開除黨籍的大旗,藍營及若干無黨 派人士此次有志一同,而以67 45 票的多數,擊敗了緣營及台聯親民黨立委等的大膽嘗試,反而使外人有要求民進黨主席蘇貞昌,浪費國家資源,應該自請辭職以向國人謝罪的呼聲。

本來此次馬王事件的發生,其來有自,馬王過去因為爭奪主席或甚至國家最高權 位,雖或早有心結,但是此次事件之擴大,卻是事出有因,乃是由於素有灰色/黑色刑案的民進黨立院總召柯建銘等人,當年為了籌 設黨外台獨全民電視台,集資高達30餘億元,用了三分之一建台,剩餘20餘億元,則無交代,也未退還原投資人。後來該公司董事長張俊宏二審被判徒刑9 年﹔總經理柯建銘則因原曾以馬英九市長特支費起訴而未達目的,巳還馬英九無罪清白的前檢察官侯寬仁主辦該案放水,故意大案分辦,分由不同地院偵檢,而在20億元的某一小案中,柯某親自認罪﹕曾經拿用一千萬元但願償還六百萬元,因被輕判而處以徒刑一年。如果該案定讞,應仍可使柯某失去其立委職位,其後更審改判無罪,但柯某深恐檢察官林秀濤上訴,於是拜託王金平關說,要請法務部不再上訴。後來王院長回電柯建銘說﹕高檢署檢察長陳守煌巳經回電,而他也巳與部長說過,勇伯(法務部長曾勇夫)說OK”,柯某則說謝謝,錄音在案,無可否認,結果勇伯及檢察長, 因受此一關說案的牽連,羞愧知恥,相繼辭職。

當時特偵組檢察總長將此案實情及錄音文件,親告馬英九總統,馬以此事事關司 法獨立,影響國家民主法制根基,當曾公開宣示,要求王院長自我了斷和解釋。但是王院長態度驕慢,初則謂其此一關說關說,也非影響或干涉司法,且亦呼應民進黨的轉移目標慣技,反而指責偵組違法違憲、盜錄電話的說法,並且要求總長下臺,民進黨多人且有罷免總統的動議, 以致引起當時民進黨倒閣法案在立院的慘敗。於是平日溫良恭儉讓廉而不沾鍋的馬英九,對於關說一案,大刀闊斧,而有文王一怒的慨然氣魄﹕初則開除王的黨籍,使之失去黨籍而不能為國民黨不分區立委的身份,自動失去其曾榮任十五年的立法院長寶座。

但是當時王院長絕地反攻,對於國民黨開除黨籍的事實,置之不理,反而申請司法解決,並要求地院假處分,否決國民黨的除名決定﹔再而拒不退位,臺北地院准其所請,他亦不對黨內的開除黨籍,提出申訴,院長我自為之,形成目前的僵局。而在今年國慶之日,被迫形成馬王兩人,「相互尊重和握手」的不尋常尷尬局面 ,其實,特偵組錄音,原在依法偵查其他刑案及與柯某有關等舊案,依法錄音,槓上開花,無意中錄得了柯建銘、王金平關說事件的原始資訊,自與美國尼克遜水門案故例無關,不能混為一談。厴不能與當年調查局長葉茂盛以阿扁貪腐海外洗錢向阿扁密報與他事先通知柯建銘, 有人前來查案的告密, 而使葉局長鋃鐺



下獄的往事,截然不同﹗但是民進黨,轉移目標,忽視柯某等原來有關籌款設電台、侵佔、背信的刑案,不是民主法治 大是大非之爭,反而指為為是馬王個人互鬥,而形成了「九月風暴」,並且誣指特偵組違法違憲,而逕行亂錄他們行之有素,假「為民服務」或「為人民陳情」之名,行關說請託之實,各級地方代表與議會議員,時有盛氣淩人,官員怕怕的故事,尤其是目前此一一枝獨秀的所謂立法委”(過去頤指氣使的國大代新聞記,皆巳過時) ,幾乎自以為神聖不可侵犯,而淩駕於過去被某一僑務委員長所謂一等僑民或公民之上 。

不過我們檢討過去,此次馬王事件的如此發展,馬英九解除積弊,應有糾正立委及各級民意代表等有力人士關說惡例,而收樹威立信之效。但反而民意降至最低, 馬政府亦應自省。蓋自2008年馬英九就任總統之前的二十來年,阿輝阿扁先後亂政,即以兩岸關係而言,早巳失去了當年蔣經國時代,各方要求大陸經濟學台灣、政治學台北的光彩與先機。當時馬英九上任,萬眾期許,有如久旱之望雲霓,唯以當時國際金融風暴發生,天時不利,而馬政府以作全民總統自許,聞統色變,用人行政,單以對於兩岸關係的處理而言,對其尊翁鶴凌骨灰罈上遺訓,固然置若罔聞 ,而對其尊翁生前盡心竭力組成的世界華人和平建設協會,也是為了當選和再度當選的考慮,保持距離,以策安全,而以捉放曹的陳宮之仁, 行華容道關公之義,企圖博取反對黨傳媒、名嘴和政要等的善意回應﹕首則啟用意識型態,與之大相逕庭的主要官僚,主持大陸關係機構,當時即巳失去藍營及大多數人民的同情。 而所有反對黨人士,也如二戰侵略慘敗後日本政府一樣, 對我以德報怨的好意,並不領情,反而加以鄙夷,甚至否認其對我國殘暴的侵略為侵略, 而台灣所謂本土基本教義派,卻以過去初來台灣或本土移民人士以姓氏或大陸原來府治為本的械鬥的手段和精神,且對由政府對兩岸人民有利的兩岸經濟結構的談判,在立院內外,柸葛示威,硬指馬政府反台賣台,也把後來得來不易的各個協議罵得體無完膚 。

其後眾多有利雙方的協議,終而簽定,兩岸旅遊暢通,經貿關係增進,台灣南北,農漁商企,額首稱慶,民進黨竟自爭功,反將在談判中所得有利於台灣的任何利益,不願歸之執政的馬英九政府, 也不歸之於台灣的土地、城隍或馬祖或天意,而反歸之於緣營或民進黨人的事先全力反對。 此一情勢,不僅限於兩岸人民所得的便宜和利益,而其他所有對台灣人民有利政策的實施,他們也不顧事實實施和談判的過程真象,事前反對, 事後擅自居功,所以他們對於馬政府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而對台灣有利的所能推行的兩岸政策,也經由反對黨和緣營傳媒、名嘴及別有用心人士顛倒黑白的不實誤導,公然無恥自行邀功, 甚至李登輝對於政府任何措施,也時有不實的批評和冷言冷語,以致馬政府民調不升反降 ,但是人民的眼光是雪亮的 千秋萬世,或將還馬政府 一個清白﹖﹗但是時不我與, 如果馬政府不於明年七合一的五都選舉之後的最後兩年之內,能有大起大落大有為的作為,則其在青史無情細細雕的中國歷史大河中,恐其文彩風騷, 很難擠上什麼風流文物之林了。

(10/16/13 初稿-10/31/13 補正)